哭完了再打过去,赶在一场雪的前头

图片 1

没有人告诉我,我为什么会过早地失去童真。在和家人吵架后无处可去的时候把手埋进雪里,在露说要结束我们的友情的时候用刀子把手手背弄花,每次,在我失去知觉的时候就会看见娜,她莞尔一笑,声音深蓝。我也会恍惚一笑。

据说《从你的全世界路过》特别好看,于是抽空和办公室的同事去电影院,电影开始不久座位边上的姑娘就哭了,一直到电影结束,虽然我也哭了,单还是在电影结束的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就好像我的爱情故事一样,当它结束了之后,就欺骗自己什么都没有发生过。末班的公交车里放着一首老歌,路还是不平的坑坑洼洼,颠颠簸簸的还是回到家了。

泉城济南是我工作和生活过的一座北方省城。一大特点就是城市的街道是按经纬线划分的,和地球仪一样,中规中矩。北方城市都是这样的吗?要不怎么北方老爷们方向感都特强呢。说来惭愧,我到济南才总算搞清了东西南北。

第三个半人,彻底是个流浪汉。他不是经常出现在镇上,看见他的次数和看到镇长的次数差不了多少。这个比方有些不好,但我还是说出来,毕竟我不是什么好人。这个流浪汉不行乞,只是翻垃圾桶。垃圾桶里能有什么好东西,但是还是能够养活他们这般人。

我在洁白的天空下,想安然的做个梦,梦里全是斑斓的色彩。

娜,是我生命里唯一渐变但永不退出的一根羽毛。

曾经从一本书上看到这样一句话,我来到你的城市,只不过是你厌倦了的城市,对我来说确实无比的新奇有趣。像个没见过世面的猴子,这里看看,哪里摸摸,你也许正在用鼻孔一样看着我,内心嘲笑过数百次了吧。

还有地道的泉城汉子,喝酒一口闷的实诚人。记得接手项目的第一天接到济南工厂的电话,电话中的张生说话不急不慢,音色厚重,以为是位中年人。接下来的合作也还顺利,为难的事都让他兜着了。到项目结束,大家一起庆功时,临见面才知道他是位新婚的小强,三年项目做下来,坎坎坷坷都让他一口闷了。

去年去都江堰的时候下雨了,我们一行三人,都是极其爱诗的人。一路也是吟些诗词,有古人的,也有自己的。我们湿了,也曾诗了。但是那场雨,痛快,酣畅。后来一行的张生,再也没见。似乎也不会再见了。但是那一场雨,竟然被成了这些年唯一怀念的雨。也是唯一怀念的关于男人的雨。

雪是雨的眼泪凝结成霜,变成花朵飘下来。

从大三开始就一直不安分的在尽自己最大可肯能的去到祖国各地看看,算来算去好像去的地方不少了,见的人也不少了,可好像还是没有如同书里的描述,走的路多了,见的人多了,就长见识了。就会了人情事故,还是单纯的很,长了年纪却没有长心智。

济南的另一大特点是泉多,大大小小七十二口泉,所以又称为泉城。城区里的趵突泉是乾隆题名的“天下第一泉”,此外,有名的还有黑虎泉,五龙潭。每年泉水喷涌的季节是泉城奔走相告的一大喜事,大家都拿着瓶子接水喝。难怪济南多名士,感情是喝了这泉水清心养性的缘故吧。

第一个半人,是一个女人。穿着一般农村的衣服,但是看得出没有穿内衣,两点微突。夏天时候,她便那样睡着在榕树下,阳光打在脸上,才把她给打醒。她是有些疯癫,但有几天衣服是干净的,看得出她并不是乞丐。她会找人要烟抽。我不吸烟,也就不曾和她有过交流。

图片 1

那天下午,天下起雨,终于能见面了。

5

泉城记忆,湖光山色,泉多人好。

每个镇上都有很多人,每个镇我都只认识几个半人。一个半或者两个半,最多也就五个半。

我希望一场雨后,雪会来。哪怕只是薄薄的一层,也能覆盖路面的尘埃,也能压低尘嚣的声音。

一个城市的记忆,就像一场人生。我想象过济南,那里有花香弥漫,那里看花的女子为我准备着一个莞尔一笑,那是我的下个人生。

病房里,奶奶安静的躺在床上,液体静静地流入年迈的身体里,窗外传来工地施工的嘈杂声音,此时的我坐在病床边上,内心深处充满着无奈不安恐惧。我的生活过的很累,奶奶也如此,可能整个我的家人都如此。

泉城的记忆里不光有婉约词人李清照、大牌明星巩俐,还有坐在轮椅上励志的海迪姐。虽然在济南时没有得见真容,但海迪姐的故事犹如那座城市的精神,踏实上进,勤勉奉献。

都忘了是怎么样的时候分别,也忘了什么时候再见。人或事情,都在变成不知道的样子。少年长大,树木年轮一圈一圈,圈不住过往。而我们似乎越来越孤独。

念如雪,多久的等待才有这样的洁白?

第二天清晨,阳光很好,我接到娜的电话,说,露走了,从八楼跳下去。我觉得血往指尖涌,扶着墙软软地塌下去。露说,她去找三毛了。

爷爷奶奶给予我太多太多的爱,可我却不知道该如何去回报,经常还是很任性的爱玩,爱闹,不成熟。也想着要改变,可是总是觉得改变不了,我想逃的远远的,这样就可以不用照顾爸爸,可以自己一个人想干什么,就可以干点什么。

除了三大泉水,泉城里最能算得上一景的便是大明湖了,据说也是众多泉水汇流而成。一到夏天,大明湖的荷叶绿了半个济南城。荷叶田田,荷花仙仙,不是花香萦绕,才女李清照怎会迷路,迷路,醉在藕花深处。

我读大学以后就很少回故乡了。故乡有星星的夜晚是适合回去的,在城市我从未看见过星空,大概是万家灯火太亮。前面是听闻,故乡在下雪了。我想写一写故乡的雪。那时候故乡的雪里,我们打雪仗,舔雪花。那些人再也没有见过了。

一朵花开,一片叶来,有明媚的阳光照着我的脚尖。

我会笑得很甜,婷伸手晃我,我便可以笑着流下满脸泪水。娜不让婷晃我了,她让我哭。

我生活在西北地区的一个三线城市,在一个地方生活的越久就会积累越多的故事,每个与你擦身而过的人可能都会在今后的某个时段里和你发生一段故事,我喜欢下班后坐公交车的最后一排回家,耳机里常常放着我听不懂的英文歌曲,幻想着自己能够听的懂车上的每一个人的心里的故事,深秋的这个城,是在不怎么招人喜欢。

泉城人是真性情啊!

似乎孤独,成了这个社会的通病,也成为了人间中毒。而所为孤独,没有虽败犹荣,孤独就是孤独,那里关联着荣辱。孤独也未尝不是一件美好的事情。

等着一场雪,来把春天的桃红、夏天的翠绿、秋天的峥嵘,冬天的寂寥,一起被雪收藏。

那天夜里去喝酒,我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墙边起来的。我怕喝得不省人事死掉,就叫了马尾。他是我大学里唯一的男生朋友。两年前还是他陪我喝酒,因为见,因为很喜欢他却只能沉默的痛苦。就是那次喝伤了身子,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碰过一滴酒,我以为今生不可能再喝酒了。

6

好水酿美酒。泉城的水好,酿出来的酒自然也是最清冽的。有句话叫感情深一口闷,兄弟喝酒哪有舔一舔的?扛上趵突泉啤酒论扎喝才够汉儿。

我现在待着的小镇上,只认识五个半人。一个是隔壁茶馆老板两口子,他们的孙女是个很可爱的孩子,像个洋娃娃;一个是圆通快递两口子,曾也在隔壁,居然记得我的名字;还有一个电信营业厅的姐姐,她的名字里有一个“梅”字,是一位安静贤淑的女子。其余全镇的人加起来算是半个。待在这里,我的孤独,不言而喻。

可我期待冬天的的雪,没有雪的冬天,该是多么干枯无趣。

我的根在一个偏远但安稳的小县城,而当我选择留在兰州时,从此我便没有根须枝叶。我打工,做兼职,租房子,我写字,熬夜,吃饭,买衣服。我生病,有时候神经衰弱到不能听人讲话,不能碰任何电子产品,甚至不能看书。那个时候,我就很害怕自己会莫名地死去,抱着自己,因为恐惧而发抖。从房顶渗下的水掉到我发抖的身上,掉到床上,那个时候我就会打电话订火车票。我想去一个有花有雪,有朋友的城市。可每次到最后,我都会将火车票揉皱,铺平,夹进日记本里。

今天和英英去看了电影《驴得水》,本来是冲着开心麻花团队去的,本以为会很好笑,结果发现并不是这样的,故事是充满诙谐色彩,想要讽刺和批判的应该也很鲜明,或许我只是生活在底层的小人物,这样荒诞的故事真不觉得它是个喜剧。但不得不说,这些人才是真的演员。。。

想起曾经待过的北方城市。

他是怎么沦落为乞丐的,让我有些好奇。没有人生来是乞丐,也没有生来是坏人。总是有些故事的罢!但我不敢去问他,我有乞丐社交恐惧症。乞丐我都不敢搭理,又是一种寂寞。

我静静的等,你说有雨的世界也是一样的可爱。

相关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