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茶理和茶艺乃茶道之基础,盖碗和公道杯

图片 2

编辑荐:当想太多时,不妨来茶室一坐,看看阳光里的茶姑娘,世间都透明了。美好的东西能抵抗生活中的沮丧和困顿,听听音乐,喝一杯茶,眨眨眼睛,时光留在你眼里。

编辑荐:茶就一直沉默着,人间有我残梦未醒。好像安放好了自己的灵魂,在等待一个重新认识它,欣赏它的人到来。当姑娘双手递过来这杯茶时,世界都停下来了,这杯茶通过姑娘的双手,完成了茶叶一生的终极使命。

小城处于汉江源头,城中有一个宾馆叫汉源明珠。这个宾馆四楼设几个单间的茶室。朋友因生活上的一些事儿相约去茶室喝茶,聊聊近况。

茶叶一生都是孤独的,在山中先是接受雨的洗礼,风的安抚。

图片 1

美是上帝的微笑,音乐是上帝的声音。每当坐下来,看轻柔缓慢倒茶的女子,就记起这句话来。树根做成的茶具台,染成了白黄色,不摆放茶具,就是一个根雕。陶瓷茶杯是白白地青花瓷器,红茶倒入后是一种暖暖地深红。

小城里有一家小茶馆,老板娘叫竹叶或叫竹青,倒是忘记了,只记得与竹有关,身材修长。开口一笑,第一次见面就感觉遇见了家乡人。

茶室很雅致,临窗摆放了暗红色的茶台,茶台很干净,屋内墙面主体为暖色。椅子象是电影里老爷坐的那种老式的木椅。有一个半球形状的烟灰缸,倒像是个艺术品。走进来就听着不知道从哪儿传来的音乐,似有似无,仿佛从很远的地方专心为你而来,不急燥不放弃,如烟如水绕着你身体一点点化解开来,让你走进这间屋,瞬间忘记令人烦心的琐事,身心迅速放松,曾经的堪忧,随音乐的转承起落变淡变没了。

日子从嫩芽开初,芳心未定。它还沉迷在对未来魂牵梦萦的向往中,还摇曳在日升月沉的故事里,一丝丝三月春风吹过,就被摘了下来。

图片 2

姑娘坐在我们根雕对面泡茶,仿若我们不存在,只是在意她手中的茶。轻音乐象水,流淌在屋内每个角落,让茶室里桌椅变得生动而可爱。低低的萨克斯《回家》,清纯悠场的清音,把缥缈缠绵的意境再现眼前,将回味无穷的抒情延伸到很远,令人遐想与向往。细腻而完美,极富穿透力。音乐仿佛在跳动,如正酝酿一次远行后的澎湃,电流一样直入心扉。唤起我们放下负重的行囊,把人世的风尘关在门外,简约地活着,温暖地活着。充满质感的旋律,仿佛能看得见的震撼。瘦高瘦高的一盆绿萝,长长垂下的叶子,一阵阵儿的颤动。

小城风多,眼下正是桂花飘香的时节。晚上走过来,身上沾了不少香气。

走进一位短发的泡茶姑娘,淡雅精致的面庞,体态端庄。也许成家了罢,但我更愿意相信她仍然是个姑娘,那恰到好处的微笑,优雅的姿态,看起来这个并不是花容月貌的女子,却有一种风华绝代的美艳。我很感激朋友,在初冬时节,遇见了最早的春季。

生生儿掐断了枝头舒展的梦,还有缀满枝头茶花的将来。随之经历了高温、翻炒、揉搓、密封、冷藏一系列的折腾。那颗茶心,仍停留在与云雾相伴,飞鸟起舞,听松涛沉沉的那年那月。

百度词典里对“者”的基本解释是:用在名词、动词、形容词、数词组后,并与其相结合,指人、指事、指物、指时等。在这里把它用在茶后面,该是何种解释,喝茶之人、爱茶之人、卖茶之人再或者是寻茶之人,都能说得通吧,当然自称茶者也可以包含以上所有。这个词当然非我独创,大冰在他的书中讲了一个叫成子的西北汉子,在事业的巅峰突然散尽的全部财产,跟随一位僧人踏遍名山大川,学茶、寻茶、品茶、悟茶。当在成都僧人与其分手,飘然而去后,成子辗转各地最后流落到了丽江,在某个角落租了一间小屋,开了一间茶社,取名茶者。在那里,他只将自己寻访到的好茶推荐给客人,每日里打坐,参禅,当然也会出去寻茶,不为牟利,只求温饱。关于成子的故事在大冰的书里还讲了不少,包括飘在西藏的生死相依,包括冥冥中曲折的爱情,在书中完全能够感受到大冰和他的朋友们对成子的敬重。当看到“茶者”这个词时,一下子就被吸引了,感觉只有像成子这样的超然之人才会想到这样的标签,虽然从字面上理解和茶人并无多大区别,但是就是感觉这个词更简单,更美妙,更让人回味。就像“看书”和“读书”一样,意思几乎没有差别,但似乎“读书”这个词更有意境。

音乐无处不在,无时无刻不在影响着这个小小的世界,这茶室如果少了音乐,会变成一场成人无聊的游戏。也正因有了这音乐,才让我们感觉到了充实,才认识了精彩。

小茶馆置办了几个小茶间,走进小间一坐,一股子脱离尘世的清新迎面而来。当音乐响起来,像流水流过人的每寸肌肤,顿时感觉到屋外太吵了。轻音乐一起,那种缥缈而来的声音,不在身边,好像来自很遥远的天际。让你的筋脉被打通一次再来一次,似无似有,你会悄悄平缓你的急躁。

姑娘先用开水烫了我们要用的小茶杯,盖碗和公道杯。眼顺手转,不急也不缓,从容而淡定,一气呵成。虽然姑娘没有着旗袍,但这时强烈感觉到姑娘身上沉淀着一种古典的风韵,突然令人心动。

这一切发生的都太快,快到令它猝不及防,所有的过往一下成了遥远的回忆。于是茶含着几分留恋,几分惊讶,几分恼怒。带着几分期待,带着被人理解的渴望,在茶罐中深深地睡去。

以前一直以为,在家摆一张茶台,置办一套茶具,选几种自认为不错的茶叶,在时间允许的情况下,随自己的心情布置一下茶席,点一炷香,精心泡一壶茶,细品慢嘬,就该是茶道了,也常常会在不同场合大谈茶道,仿佛已是修习茶道之人。只是,随着对茶,对茶文化的逐步深入的了解,通过各种途径去学习和感受茶道的博大精深,才对茶道有了朦朦胧胧,一丝半点的感受,以前的自己确实有些轻浮,有些虚妄了。

窗外的我们,是习惯了的心灵壁垒深严的姿态,包裹自己的思想和言语,让自己在外面无懈可击。窗内的我们,在这儿观看茶姑娘低眉忘我的神情。茶姑娘与我们互不打扰,只有音乐在流走,我喜欢这凝固的瞬间。

这时候泡茶的姑娘就来了,你最好一旁静静地观看,别说话,你一说话就会碾碎来喝茶的初心了。这世间有很多好心人一直在指点我们如何实现愿望,每次我们都虚怀若谷地听着,每次内心都不胜惶恐。这时你说什么都不对了,因为大多时候,我们真不知道如何应对生活中的不如人意。

今天朋友要了一种特别的茶叫青桔茶,姑娘削开桔皮几个小洞,放到已烫好的盖碗里。再用开水冲泡,盖上碗,约几分钟,倒掉。取下杯盖斜倚在盖碗侧,她微低着头,一手提壶,一手轻按壶盖,一股热气冲入盖碗,青桔茶在盖碗里翻转几圈,刹那间定格成了一幅清丽的图画。重新冲过青桔茶后,捏住盖碗一抬手,倾斜倒在有过滤网的公道杯。公道杯有个长柄,她将已泡好的茶汤慢慢注入在我们要喝的小杯里。在倒入小杯时,先把公道杯底在一条毛巾上轻轻一抹,很轻柔。力度很好,没有溅出一点,茶汤为淡黄色,手腕细腻而有光泽,极美。

它在等一个懂它历经磨难,春心未改的人,一个乐意听它故事的人。

以为,茶道绝非只是像模像样地摆弄一套复杂的泡茶程序,再放上一段悠扬的背景音乐,制造出一种氛围那么简单。茶道应该是一种修为,当自身的积淀达到一定程度,在精神上进入某个高度,具备“道法自然”的底蕴,方能感悟。当然,修习茶道之前还得通茶艺、香道、花道,懂古琴,有雅趣。在很多与茶有关的地方都会看到“禅茶一味,修行一生”的字样,更有地方干脆就浓缩成“禅茶一生”悬于店堂,且不去论他对错和功利,单是通过茶来悟道和修身即为茶道的终极目的,当不为过。

相关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