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乡愁中最深沉的爱,人们时不时会看到芭蕉树上坐着一些老神仙

乡愁是一个梦,悠悠缓缓、童年时那细细密密的往事,割青草,偷红花、红小兵、红缨枪
,开着口的破鞋跟着我的小脚丫一场场的露天电影。缠绵的雨季,泥鳅的娃娃,小河沟,小鱼虾!

还记得那个时候还小,但是这个与生俱来的能力我也是现在才感到疲惫。五岁那年,父亲第一次带我和母亲回乡下老家,翻了几座大山以后来到了芭蕉岭,成片的芭蕉覆盖了整个山脉,穿过中间若有似无的泥巴路,就到了奶奶的故居,父亲说,奶奶是可以坐在芭蕉树上的老神仙,老神仙?是的,我看到了,而且芭蕉岭上有好多老神仙。他们的脸都被长长的头发遮住了,只看到长长的指甲和一身洁白的衣服!我站在门口放眼望去,仿佛看到他们在向我招手,叫我快过去啊快过去!趁爸妈忙着收拾屋子放行李的空闲,我一路小跑就奔过去了,我跑到每一棵芭蕉树下,找寻我的奶奶,我也希望我的奶奶能够找到我,我使劲的抬头想要透过他们那长长的头发看到他们的脸,但是我怎么都看不到,我想伸手去拉他们的手,却怎么也够不着,风轻轻的吹动着这片芭蕉林,吹得这些人摇来摇去,我似乎可以看到他们的脸了,好白好白,像抹了一层面粉,毫无血色的嘴唇,还有满是血丝的眼睛,他们就这样直勾勾的盯着我,我也这么直勾勾的盯着他们,有一个人开始伸手拉我,我正要把手递给他,这个时候爸爸在大声喊我的名字,我猛一回头,发现芭蕉林里一个人也不见了,我爸满头大汗跑过来把我抱回家,一路上他什么也没说,也不许我回头!

     
乡愁是一份沉重的爱。离开故土的游子,默默将爱收藏在心底。在异乡打拼,心里异常孤独,对着城市的钢筋水泥,对着那些永远都不可能与之说心里话的人,心中充满惆怅。在寂寞的时候,对着荷塘月色,想起故乡的袅袅炊烟,想起脸上堆满皱纹的阿爸阿妈,想起故乡的那条清澈的小河,想起儿时的玩伴,心中不由泛起甜蜜而酸涩的涟漪。

乡愁是一份沉重的爱。离开故土的游子,默默将爱收藏在心底。在异乡打拼,心里异常孤独,对着城市的钢筋水泥,对着那些永远都不可能与之说心里话的人,心中充满惆怅。在寂寞的时候,对着荷塘月色,想起故乡的袅袅炊烟,想起脸上堆满皱纹的阿爸阿妈,想起故乡的那条清澈的小河,想起儿时的玩伴,心中不由泛起甜蜜而酸涩的涟漪。

不知是谁说过,回忆是一座桥,
却是通往寂寞的牢。这是我听过的关于爱情最悲伤的句子。然而这也适用于亲情,回忆更是一座走不尽头的桥。每每回忆往昔,
午夜梦回,总要为人生中那回不去的少年欢乐时光、永不再现的经历体验,而悲欣交集,流下心头的热泪。今夜,不知又困往着谁。

乡愁;是小时候眸清里洒着的小雨滴,鼻子下面又吊着的细粉丝,学习成绩59分,父亲

晚饭过后,爸爸叫我去洗澡睡觉,洗澡房的窗口可以看到整片芭蕉林,在夜幕下,月光印着芭蕉叶一闪一闪的发着光……我把窗户关上,快速的洗完澡穿好衣服冲出浴室问爸爸,:“阿爸,我可不可以去芭蕉林里面抓萤火虫啊?我看到那里一闪一闪的!好美!”“不行,老家这里的夜晚,任何人都不可以到那片芭蕉林里,去了,他就永远也回不来了”。老爸好像再讲故事又好像在开玩笑,我问老爸为什么?能不能给我说说这片芭蕉林的故事呢?老爸说:“可以,这是很久以前,奶奶和他说的,村里每一个人死后,都是把金坛种到地里,然后在上面栽一棵芭蕉树,等到芭蕉树长大开了花,那个人就可以坐在树顶上和他的家人对话,他们就像真的活过来一样,坐在那里,我们村里人都叫他们老神仙,后来村里有一个寡妇突然怀了孕,村里人认为她败坏名声,于是她被村里人活埋在了这片芭蕉林里,那个孕妇死前一直在说放过我的孩子放过我的孩子,你们这些冷血的人,我要诅咒你们每一个人都不得好死,说来也很邪门,寡妇死后,没有人给她栽芭蕉树,但是埋她的那个土堆上第二天却长出了两棵树苗,胆大的就把这些树全砍折了,说来也奇怪,砍掉后那里又疯长了几棵树苗,无论你怎么砍,它第二天又会长出来,而就在寡妇头七那天,那些活埋寡妇的人,一个接着一个出事了,死相极其可怖,他们都是肚子裂开了,内脏全部挂在寡妇的家门口,鲜血淋在了活埋寡妇的那片地里,他们跪着好像在哀求什么,眼睛瞪得大大的,充满了暗红的血丝,那几个参与者一个也没有幸存下来,而那些围观者也一个一个举家搬离了这个村子,只有一些老实的穷困家庭,任然恐惧的生活在这里,每一天都被芭蕉林那里传来的哭声、尖叫声、笑声、吓得魂不守舍,一个个无精打采的像个行尸走肉般度日如年,有一天人们实在忍不住了,就说一把火烧了这片芭蕉林,可是哪里有那么简单,放眼望去,就像一片海洋般的芭蕉林,每一天都在扩大自己的领地,人们堆了好多柴火和干草,点燃后期待着一场火焰的表演,但是却连一棵芭蕉树都没有点着,砍掉吧,把这片林砍掉,有人提议说,于是所有人没日没夜的砍,砍倒了一片又一片,却发现一切都徒劳,这片林仿佛更宽广了,村里的长者拄着拐棍对大家说,本来相安无事,何必自寻烦恼?你们都不学着放下,和一个死人计较什么?难道我们付出的代价还不够大吗?是啊,她只是一个死人,我们应该给她种一棵芭蕉树,惭悔我们的过错,于是人们在她的墓堆上种了一棵芭蕉树,祈求她的原谅,说来也奇怪,从那天起,林子安静了,人们时不时会看到芭蕉树上坐着一些老神仙,看不到脸,他们随风摇摆,闷不做声,夜晚降临的时候他们会下到地上来,游荡到破晓,所以晚上不要去那里,不要去跟他们抢路,如果你去了,他们会把你带走,你就会变成下一个坐在树上的老神仙,每天都附在芭蕉树上,永远也逃离不了,这片林是死人堆,是鬼穴,而我们村子不管把路开在哪里,四周都会长满芭蕉树,把路全部堵住,村子也渐渐荒废了……”“那阿爸,你为什么还要把我和阿妈带回来这里呢?你说得那么邪门那么可怕,你不怕我们走不出去吗?”“不会的不会的,我们以后不需要走出去了。我们全家就在这里,哪里也不去,我们明天去选一块福地,快睡吧。”“福地是什么啊……?”阿爸不再说话了!

   
乡愁是一份深沉的爱。想起余光中的一首诗:小时候//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我在这头//母亲在那头//长大后//乡愁是一张窄窄的船票
我在这头//新娘在那头//后来啊//乡愁是一方矮矮的坟墓//我在外头//母亲啊在里头//而现在//乡愁是一湾浅浅的海峡//我在这头//大陆在那头。乡愁,承载着游子多少牵挂,多少痴缠的情感,多少浓烈的爱意,多少望穿秋水的期盼。

乡愁是一份深沉的爱。想起余光中的一首诗:小时候//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我在这头//母亲在那头//长大后//乡愁是一张窄窄的船票
我在这头//新娘在那头//后来啊//乡愁是一方矮矮的坟墓//我在外头//母亲啊在里头//而现在//乡愁是一湾浅浅的海峡//我在这头//大陆在那头。乡愁,承载着游子多少牵挂,多少痴缠的情感,多少浓烈的爱意,多少望穿秋水的期盼。

随着夜幕降临,天空中那一丝丝亮光渐渐被一片片黝黑的云朵所吞噬。宿舍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静谧的屋子中只听到舍友睡觉时的呼噜声及自己辗转反侧时的心跳声。呼呼呼,咚咚咚。这也许是自己听到过天地间最扎心的摇篮曲吧。

拿着阿妈擀面的面杖,门角罚站,又掀开庄稼地里的麦苗窝一躺,听到了奶奶妹妹的呼喊!忽隐忽闪的煤

第二天,我起床的时候已经很晚了,屋子里没有看到爸妈,正要出门去找,阿妈惊恐的冲进屋里,拿起包包抱起我就跑,我看着满脸是血的母亲问到:“阿妈,你怎么了,你流了好多血啊。”我伸手想给母亲擦擦脸,母亲别过脸去,边跑边说:“我没事,我没有流血,你不要回头,我们要赶快离开这里。”“可是,阿爸今天不是说要去找福地吗?阿爸呢?”“嘘,孩子,别说话,别问,以后我会告诉你的。”看着树上摇摇晃晃的老神仙离我们越来越远,我忍不住大声喊:阿爸,阿爸,你在哪里,你快回来阿~声音久久回荡,却没有听到阿爸叫我。我和阿妈回到了自己居住的城市,再也没有提起阿爸,好像从来没有这个人,我每一次想开口问阿妈,她都躲避着我,夜里,我睡不着的时候我总在想着,阿爸,阿爸,你在哪里?你回来阿!你是不是走不出那片芭蕉林?还是你要在那里做老神仙呢?

     
对母亲的牵挂,是乡愁中最浓烈的爱。想起母亲年轻时那乌黑的长发,发中飘散着游子熟悉的发香。小时候,游子时常依偎在母亲的怀中,听母亲讲河神的故事。对游子来说,母亲就是那条小河,有着清澈的眼睛,有着丰盈的乳汁,有着对自己细水长流爱。母爱如水,他如河旁的小草。从小到大,那条母亲河源源不断地滋润着他,陪伴他成长。

对母亲的牵挂,是乡愁中最浓烈的爱。想起母亲年轻时那乌黑的长发,发中飘散着游子熟悉的发香。小时候,游子时常依偎在母亲的怀中,听母亲讲河神的故事。对游子来说,母亲就是那条小河,有着清澈的眼睛,有着丰盈的乳汁,有着对自己细水长流爱。母爱如水,他如河旁的小草。从小到大,那条母亲河源源不断地滋润着他,陪伴他成长。

回忆是一座桥,通往最难以忘怀的记忆。

油灯。

     
对父亲的牵挂,是乡愁中最深沉的爱。父亲,往往不苟言笑。在游子眼中,看得最多的往往是父亲伟岸的背影。父亲的背影,像山一样高大挺拔。小时候,常常趴在父亲的背上,感受父亲背上的温暖。父爱如山,他默默的守护着母亲,守护着游子,守护着这个暖意融融的家。父亲的背影,永远铭刻在游子的心里,无论岁月怎么侵蚀他的记忆,那熟悉的背影永远刻骨铭心。

对父亲的牵挂,是乡愁中最深沉的爱。父亲,往往不苟言笑。在游子眼中,看得最多的往往是父亲伟岸的背影。父亲的背影,像山一样高大挺拔。小时候,常常趴在父亲的背上,感受父亲背上的温暖。父爱如山,他默默的守护着母亲,守护着游子,守护着这个暖意融融的家。父亲的背影,永远铭刻在游子的心里,无论岁月怎么侵蚀他的记忆,那熟悉的背影永远刻骨铭心。

“妈,妈,你再忍受一下,快叫车啊,快!快!快……”只见爸爸两眼红红,声音早已沙哑,爸爸双手抱起被病痛折磨得紧紧缩成一团的奶奶,一边抱着奶奶,一边急匆匆呼喊着叔叔。幼小的我站在角落看到那一幕,自己没有叫,也没有哭,傻傻地呆在那里一动不动,好像在观察着什么,眼睛也从来没有离开过。可能是不懂,更可能是害怕。

相关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