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南一梦留给燕重楼的第一印象,古渡月明闻棹歌

图片 1

风吹满天黄沙飞舞,

黄沙漫,哀草折,风迷路断又一折,何处落魂坡?
残月带梦,惶入江南雨急急,一株残荷破,几番心雨落。
最是少时柳笛声,声声催年老,误入红尘几多梦,都赋黄沙,落日归烟默。

贺新郎

西风嘶吼,卷起狂沙如雪,塞外的古道边,枯柳吱呀如百岁的老人,一骑一人宽松的斗篷在夕阳的照射下拉出长长的影子,三年前,同样的场景,一剑一人一骑,黄沙漫天,燕重楼一路东进南下,他一直相信一个剑客该有一次这样的出行。如今,他已归来,赴一场三年前的旧约。

经炀帝行宫

田间到处凄凉。

图片 1

寒聚彤云厚,叹今朝,鹅毛飞舞,严寒时候。枝上梅花争俏丽,恰好围炉煮酒。看槛外,尘封僵柳。惨惨黄沙遮满路,笑行人车马空驰骤。名与利,我何有。

玉门关外羌笛悠悠,关山脚下皓月如霜,一袭白纱,三尺细剑,眉头间散发着异域独特的气息,这是南一梦留给燕重楼的第一印象。那年,他打马经过戈壁客栈,正巧赶上南一梦在此歇脚,有些缘分就这么来了,不早也不晚,刚好赶上。

刘沧

路边尽是残柳枝叶,

ps2.jpg

才情早许三花后。剩无多,青衫一袭,白云苍狗。人散曲终诸事了,强挺沈郎腰瘦。还管甚红巾翠袖。且向知音邀客饮,漫举杯醉卧东坡右,何必问,夜和昼。

如若没有那场出走,燕重楼一直以为就这样和南一梦过一辈子,一份侠客豪情,一段儿女清肠,大概人世间最浪漫的莫过于找到一个红颜知己,并很幸运能够白头偕老。

  此地曾经翠辇过, 浮云流水竟如何?
  香销南国美人尽, 怨入东风芳草多。
  残柳宫前空露叶, 夕阳川上浩烟波。
  行人遥起广陵思, 古渡月明闻棹歌。

相关文章

Leave a Comment.